2018年7月2日 星期一

隨筆(2018-7-1))<俳句和伝統俳句與大眾取向主義-populism>



<俳句和伝統俳句與大眾取向主義-populism>

                   Chiau-Shin NGO; 吳昭新; 瞈望

                                                                                        圖:日本北海道(1998)

   自從黃靈芝老師去世已經過了三年, 臉書如今一直在求新, 所以每年都將前幾年發表的貼文舊作, 重現出來給大家懷舊, 當我重讀這些舊作時, 不免想起當時的情景, 甚覺人情的薄弱和可憐. 黃靈芝師的弟子們對於可以說是黃師一生中的最重要的最後一個遺言(我不知道他們是否讀了)連一絲兒反應都沒有. 老師將自己一生中最渴望的尋求俳句的真髓本質的心願隱藏起來, 而為門徒們做起市井上很平凡的一個普普通通俳句結社的主宰工作, 而當老師吐露出真情時, 弟子們卻一點兒感受都沒有. 即使現在, 也只是為了他們的方便而繼續維持原有的結社, 毫無實行老師的最終願望的跡象, 如此想隨隨便便麻麻糊糊就將俳句天才的老師, 以一個平凡的結社主宰就結束掉. 誠如我曾經說過, 俳句結社不過是一個從日本回台灣的台灣人的日語復習場所和一個在台日本人的聚會俱樂部。戰後台灣唯一的日語俳句社也不過也是跟日本本國一樣的所謂的平凡的市井型俳句結社(菜市仔俳句結社)而已, 真的是可惜極了.
   仔細想一想, 問題的開始在於日本的俳人們沒有把<俳句> (HAIKU) 的定義搞清楚所引起的. 在自己日本國內弄不清楚倒是無所謂, 一旦搬到國外就行不通了. 雖然有很多日本俳人知道所謂的<傳統俳句>是俳句的一個派別而不是全部, 只是因為畏懼大眾取向主義(populism) 的影響而不敢大大方方地講出來, 就不得不嘆息了.
   所謂的傳統俳句, 是否真的是傳統是另外一回事外. 所謂的傳統俳句確實是日本特有, 而且是日本才有的俳句的一個派別, 這是由來於日本特有的季節和思維, 是由子規的兩大弟子之一,虛子所創制的, 而受到眾多日本人的喜愛, 而是日本大眾取向主義所造成的俳句的一種形式. 然而,它並不是俳句的唯一形式, 而是俳句的許多派別之一. 那些將它錯認為那就是俳句的唯一形式的人們, 正在把自己的錯誤的想法推向全國, 不, 全世界. 日本的大眾取向主義把世界上的對俳句的認知, 推向困饒眾人的環境之地. 動不動就把傳統俳句的三束縛拿出來炫耀. 對日本的歷史習俗不了解的外國人來說, 這是毫無道理的. 況且更有些自己不認知俳句的本質卻自己以為很聰明的日本人, 若有其事似的加以說明解釋, 並給予指導結果更使事情複雜困饒, 而真正了解俳句的真髓本質的日本人, 反而被大眾取向主義所逼迫陷入窘境, 或是為生活(有不少俳句主宰是依靠做主宰討生活)閉口不談或視而不見, 我行我素, 不敢說話. 事實上很多俳人並沒有理睬這些束縛而吟詠自己的俳句. 
    然而, 黃靈芝師是不同的, 他是台南一個排行第一第二的大資產家的么兒, 同時也有一個軼事是說, 他在二戰後從將要被遣返回日本本土的日本人買了一大貨車的書籍, 所以他不會因討生活而做市井上的平凡的俳句主宰, 反而因專心研讀這些文學書籍, 加上他本身與生俱來的文藝天賦, 在文藝上的造詣跟其日文一樣是不可衡量的。事實經過是, 他是長期患病, 而在上學期間受到大姐的照顧, 之後他也就照顧了這個姐姐, 生前所照顧的俳句結社, 這是一個市井上的普通俳句會, 他是以一個俳句天才的資穎, 來擔任市井上一個普通俳句結社的主宰的。
他在等於他的遺言的一文中的開頭中說: <就從我這些作品中大家可以看出, 我是不一定臣服而順從於575定型, 也沒有被季語所綁票>, 並且最後以: <我還要加一句話, 五七五並不是定義. 而且同屬於文藝界的世界的小說的領域裡, 不是被固定的形式所綁住, 反而是一作一作風才是有作為嗎? >作為終結. 他並沒有拘泥於所謂的傳統俳句的束縛, 而心醉於研求更廣義的俳句的奧義精髓. 
    我並不是要求這個俳句結社要停止吟詠所謂的 <傳統俳句>,而是希望 <傳統俳句> 仍然以其傳統俳句的應有的形式, 繼續維持存在下去, 並且繼續堅守虛子所主張的花鳥諷詠, 客觀寫生以及其所規定的三種束縛以發揮日本特有的俳句形態. 但也期望除了所謂的<傳統俳句>也要同時讓其他形式的俳句, 即廣義的俳句同時存在, 以期讓黃靈芝師的心願祈望能繼續留存下來, 他留下來的這個俳句結社, 若淪落成為市井上的一般結社, 而不是繼續研求俳句的真正本質與其精髓的俳句結社, 以慰黃師在天之靈的話, 對於他犧牲其一輩子來維護這個俳句結社的作為, 他的弟子是否應該這樣來報答他?
    再說,另一方面有關傳統俳句的三束縛和 <季節重疊>, <無季>, <破調> 等等傳統俳句的多種細節也希望各位, 細讀且詳讀傳統俳句的<聖經>如:子規的<俳句大要>、<俳人蕪村>, 虛子的<俳句讀本>、<俳句的詠誦>、<俳句的做法>、 <俳句之道>等書本就會知道並不像一般所嘮叨, 想像那麼嚴重的事情。
    並且大家要知道, 俳句並無好壞其鑑賞也因人而異, 例如: 看來子規是尊重蕪村而輕芭蕉的, 但虛子則反而較尊重芭蕉, 另外如怎樣來解釋桑原武夫教授的 <俳句第二藝術論> 所說的, 很難區別專家和一般人所吟詠的俳句的問題, 以及如今泉恂之介的 <子規埋葬了些甚麼—空白的俳句史一百年> 中所言, 子規漏掉了<一茶> 以後一百年的俳句作品等等, 都只好歸咎於子規的短命所致, 如果子規能夠活到80歲到90歲時, 現在的俳句界情況不應該像現在的狀況。
起源於日本, 現在漸變成世界潮流或時尚的俳句是日本人和日本文化的驕傲. 傳統俳句是虛子所發現的適合日本人特有的文化, 又是俳句的一分支或派別, 就是整體俳句的一部份並不是全部, 而俳句本身的源頭是日本短歌, 而比所謂的傳統俳句其所包括的範圍更廣且深, 各位要好好兒給珍惜.
    大家所熟知的小林一茶為首, 河東碧梧桐、荻原井泉水、種田山頭火、尾崎放哉、中塚一碧楼、石田波郷、吉岡禅寺洞、加藤楸邨、日野草城、嶋田青峰、東京三、山口誓子、鈴木六林男、金子兜太、芝不器男、高柳重信、秋元不二夫、井上井月等非伝統派的俳人, 還有長谷川櫂、夏石番矢、今泉恂之介、木村聡雄、橋本直、五島高資、高山れおな、摂津幸彦、四ツ谷龍、筑紫磐井、大森理惠等以及在大学專攻俳句學的大森健司等年輕的非傳統派的俳人應該也都是俳人吧, 尤其屬於人間探究派或難解俳句等作者也都是俳人吧, 俳句絕不限於所謂的傳統俳句.
    那就一邊吟詠俳句一邊想到俳句的本質或真髄等等, 而也要來回讀看幾遍寺田寅彦、折口信夫、正岡子規、高浜虚子、大須賀乙字、金子兜太、長谷川櫂、夏石番矢、今泉恂之介、彌栄浩樹等人的詩論、俳論, 再來也要隨時瞄一瞄網路上的年輕世代的作品以及年輕評論家的俳句評論、論壇上的思考內容方向. 還有, 現代俳句協會所編輯的<日英対訳21世紀俳句の時空>一書將子規之後至2000年的俳句的變遷發展做簡單扼要的介紹, 是值得一讀的好書. 不過常見到只知道日本俳句的外表的人對他人, 尤其是外國人, 的作品品評說不知所云, 其實他們中間有幾個人能夠瞭解這一本書裡的一半俳句的意思, 我覺得很懷疑. 我也很擔心, 這些人常好像代表日本人似的在品評外國人的作品的情況會給日本帶來甚麼樣的後果? 如果各位能夠對我的上述感想仔細分析思慮, 如此就自然而然地, 也會注意而思慮到一般俳句會或結社的作為.。(2018-7-1夜 脱稿)
1) 季語とキーワード:http://oobooshingo.blogspot.com/2018/02/15.html

  
2) “俳句”の二つの顔:http://oobooshingo.blogspot.com/2018/01/14.html
  
3)悼黄霊芝師仙逝:https://chiaungo.blogspot.com/2016/04/blog-post.html
  
4)黄霊芝主宰的俳句観:https://chiaungo.blogspot.com/2016/04/blog-post_13.html


2017年12月21日 星期四

漢語俳句-005

  <政客>
  () 政客們 說漂亮話 出賣民
() 政客攏 講好聽話 出賣民
       (政客攏 講好聽話 出賣民)
() 政治屋よきれい事言を売る
() The politician
         say just fine words

         betraying their people 


漢語俳句-004

ネット 通販、宅配; 網路,網購,宅配; net, online shopping,
     home delivery,
() 我老了 時代跟隨 我後面
() 我老 時代跟隨 我後面
() 吾老いぬ時代についてくる
() I am getting old
          the times keep pace up   

          with me

漢語俳句-003

     <帝王>
() 所望者  民主獨裁  唯帝王
() 所望者 民主獨裁 唯帝王
()目指すとこ民主裁王位のみ
() To be democracy or autocracy
               having an eye on
               the emperor only

 

漢語俳句-002

<カタロニア:Catalonia
() 憲法是  人民自由  綁住者
() 憲法共 人民自由 縛起來
       () 憲法は民の自由を縛るもの
     () What is the constitution?
         It restricts the freedom

         of the people 


漢語俳句-001,

  <旧日本兵> 
() 是甚麼? “舊日本兵這樣叫

() 是甚麼?“舊日本兵”按